免費咨詢電話:400-1022-888
您的位置:首頁 > 成功案例 > 刑事案件 > 正文

緊扣證據鏈、嚴把生死關

作者:汪夢陽 來源:汪夢陽 時間:2017-10-23 16:38:11 點擊次數:968
       一、本案亮點
       本案二審辯護律師以完整的證據鏈和有力的論證通過庭審實現了辯護目的,省高院二審法庭報經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接受了律師的辯護意見,在關鍵事實的認定上,創新性的采納了雖在我國刑法中沒有規定,但在西方法律和審判實踐中并非少見的理念,將“激情殺人”觀點寫進了判決文書,并據此將一審的死刑判決改判為死緩。本案實踐經驗,對于類似案件的辯護具有借鑒意義。
       二、基本案情
       2015年8月某日14時許,居住于宜賓珙縣某安置房的本案被告人——25歲的男性黎某與1歲兒子閑暇在家,其年僅3歲的鄰居——本案被害人周某獨自來到黎某住所玩耍,周某在與黎某兒子爭搶玩具時,將黎某兒子推到在地致其后腦部碰一小包而大聲啼哭,黎某見狀心生氣憤,遂用雙手扼住周某頸部用力搖晃,不久周某口鼻流血倒地窒息而亡。周某倒地后,黎某未采取任何救助措施,也未報案自首,而是送走兒子后到親戚家借來電瓶車,在用刀在周某頸部割了一刀后,將周某尸體用編織袋包裹塞入電瓶車尾箱運到一共有老式廁所,丟棄于糞坑內。案發被捕后,黎某如實交代案情。認罪態度較好,向死者家屬賠償1萬6千多元。黎某殺人分尸并拋尸于糞坑的行為曝光后激起一定民憤,受害人數十名鄰居聯名上書司法機關要求對兇手處以極刑,一審判決認為黎某犯故意殺人罪,且犯罪情節極其惡劣、犯罪后果極其嚴重,決定判處死刑。黎某以量刑過重提起上訴。
       三、控辯焦點
本案控辯雙方爭議的主要焦點及本案的難點突出體現于以下幾點:
       1、公訴機關指控被告黎某作案時主觀上具有殺人故意是否缺乏充分有力證據。這是本案控辯雙方最大爭議點,也是能否改變 一審判決的關鍵。
       2、對犯罪案件的發生,被害人是否具有過錯。
       3、黎某如實交代犯罪和主動經濟賠償的從輕情節在量刑上是否應予體現。
       四、解決方案
       本案為法律援助案,接受省法援中心和律所指派后,律師盡快會見被告,查閱案件材料,認真研究案情、仔細尋找證據,最終抓住了本案的突破口、制定了周密嚴謹的辯護方案,提出了以下鮮明論點并做了充分論證:
       第一、指控被告黎某作案具有殺人故意缺乏充分證據,其依據理由如下:
       1、案件起因。依據現有證據證明,導致本案發生的起因是被害人與被告兒子為爭搶玩具致被告兒子倒地后腦碰一小包的糾紛,這是生活中十分常見的雞毛蒜皮似的鄰里小糾紛,對于沒有違法犯罪前科、并非脾氣異常暴躁的正常成年人,這樣的小糾紛不足以引發殺人動機。
       2、作案動機。據被告供述,被告氣憤之下雙手扼住周某頸部搖晃,是因為眼見兒子在自己家中被他人欺負而難免生氣,扼頸搖晃的動機是為了教育被害人。既然是教育,其內涵絕不可能包含殺人之意。
       3、兩家關系。有充分證據證明,被告與被害人兩家關系一直相處不錯,從沒有發生矛盾糾葛也無經濟糾紛。
       4、被告與被害人關系。有充分證據證明,被告人對被害人一直很喜歡,作案當天被告帶著兒子在商店買冰糕時,正好碰見被害人,便主動買冰糕給被害人吃。
       5、作案手段方式。被告作案并未使用兇器,雙手扼住周某頸部搖晃時是站立在房子中間,并未將對方按來靠墻或按到在地,黎某缺乏醫學和相關知識經驗,并不知這樣扼頸搖晃可致人死地。
       此外,對于被害人倒地后,黎某不采取任何救助措施的行為動機,被告的供述是當時以為周某已亡,于是驚慌失措,怕罪行暴露,并非是希望或放任其死亡;對于被告黎某對受害人用刀割頸行為的動機,被告的供述是想通過分尸縮小體積便于裝袋運走,并非泄憤。司法鑒定證據證明黎某對受害人用刀割頸時受害人已死亡多時;對于黎某拋尸于糞坑的行為動機,被告的供述是附近未找到更好的拋尸場所,慌亂中藏尸于此是為掩蓋罪行,并非進行侮辱或泄憤。對于被告以上幾點供述綜合全案證據分析不排除其具有真實性。公訴方也沒有證據證明被告以上供述與事實不符。公訴方和一審判決中關于對黎某犯罪情節極其惡劣、犯罪后果極其嚴重的認定同樣缺乏有力證據證明。
       以上多點已構成完整證據鏈,足以證明被告人作案時本無殺人的主觀故意。
       第二、被害人有過錯。雖然被害人年紀尚小不懂事,其被害很值得同情,但是,現有證據證明被害人到被告家中,在與被告兒子為爭搶玩具致被告兒子倒地后腦部碰一小包大哭不已的行為,客觀上對導致本案的發生起到了不可缺失的重要作用。
       第三、被告可以得到從輕處罰。被告沒有違法犯罪前科,歸案后如實交代犯罪事實,認罪態度較好,在經濟條件非常困難的情況下向被害人家屬賠償了1、6萬元。根據刑法規定,被告上述情節系從輕情節,在量刑時可以考慮予以從輕處罰。
       五、辦案效果
       本案二審辯護律師的庭審辯護意見得到了省高院審判法庭和審判委員會的高度認可,在二審判決書中,法院對黎某的犯罪行為認定為“激情殺人”,即認可了一審判決對黎某作案時具有殺人故意的認定缺乏必要的證據支撐,也認可了被害人的行為對導致本案發生具有一定過錯,另考慮到黎某具有從輕情節,決定將一審法院對本案的死刑判決改判為死緩判決,至此,辯護律師對本案從輕改判的辯護意圖得以圓滿實現。
        六、律師后語
        根據西方法律規定,構成“激情殺人”有兩個必需要件:一是被告人實施犯罪行為時主觀上本無殺人故意;二是受害人有重大過錯。“激情殺人”比“預謀殺人”在量刑上相對較輕。在我國刑法中,主觀故意也往往是區分“罪”與“非罪”、“此罪”與“彼罪”的重要依據??杉?,在刑事審判中對犯罪主觀故意的認定非常重要。在我國司法理論研究中,對犯罪主觀故意的認定主張有以下幾種:一是側重于被告供述;二是側重于作案工具、手段、方式;三是側重于犯罪結果。以上幾種認定方式雖在審判工作中較好操作,但均有明顯瑕疵。對犯罪主觀故意最科學準確的認定方法只有一種,即全面考慮各種因素綜合認定,本案辯護成功之處即得益于此。